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ABC小说网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一千零四章 说杀就杀!
第一千零四章 说杀就杀!
更新时间:2020-02-16 14:28
http://www.abcsy.com/{{BookID}}/{{BookDetail.ChapterID}}.html
第一千零四章说杀就杀!

唐欢的这番话,绝非嘲讽什么。

而只是想告诉在座的梁吉成。

我唐欢生气了,绝不仅仅撕烂你的嘴。

而是——要你的命!

包厢内的气氛变得凌厉之极。

唐欢的身上,也有一股锋利的杀气流露出来。

这就是此刻梁吉成将要面对的——唐欢的愤怒。

是的。

今晚的梁吉成,报着必杀唐欢之心而来。

而唐欢呢?

他会愚蠢到送梁吉成一条命吗?

他不仅不会,还会给与反击。

他的反击,就是要梁吉成的命!

唐欢笑了。

由始至终,他都没将梁吉成的暗杀放在眼里。包括上一次,唐欢初入四九城,和梁家、魏家结仇。

他们就派人暗杀过唐欢。

那一次的暗杀,没人会放在心上。

即便唐欢真的人间蒸发了。也不会有几个人在意。

毕竟,那时候的唐欢,籍籍无名,也无人在乎他的生死。

不像现在,他功成名就。虽说还没达到事业的顶峰。却也成了人尽皆知的唐老板。娱乐圈票房之王。

现在的他,更珍惜自己的性命。以及辛勤获得的这一切。

他不想死,也绝不会死。

当有人想要他死,而他又不想死的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死对方。

今晚的唐欢,就准备这么做。

他重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梁少。除了外面那些枪手,你还有其他准备吗?”

梁吉成沉默着。

他没有其他准备了。

可事实上,他从没想过,区区一个天下第二,竟将他精心准备的枪手。全部给解决了。

这是何等的强大?何等的不可思议?

唐欢甚至还没出手,就彻底瓦解了他的杀局。

梁吉成知道,自己败给了唐欢。

毫无悬念,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如果没有。”唐欢的目光渐渐冰冷起来。

他起初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对梁吉成起歹意。

相反,他笑的愈是人畜无害。

他内心的杀意,就愈是坚决。

今晚,至少在唐欢眼中,梁吉成已经是一具尸体。

一具已经冷却的尸体。

“那你该准备一下遗言了。”唐欢掷地有声道。“我会尽可能满足你。或者转达给梁家。”

“你敢杀我?”梁吉成沉声喝道。“你敢向梁家宣战?”

梁吉成在失去底牌之后,似乎也放开了。

今晚。

他已经没机会杀掉唐欢了。

现在,似乎到了唐欢的表演时刻。

对这样的现状,梁吉成感到不满,甚至愤怒。

可他又无可奈何。

斗嘴,他不是唐欢的对手。

单挑?

放眼四九城,乃至于华夏,也没几个人有把握和唐欢单挑?

梁吉成惊骇地意识到,唐欢的确是一个全方位强者。就连最薄弱的出身,也是曾经的第一豪门,唐家。

“我看起来像是一个胆子比你还小的人吗?”唐欢点上一支烟,神色平淡道。“你敢杀我。为什么我不敢杀你?”

因为你的梁家?

我唐欢连五角俱乐部都不惧,会惧你梁家?

眼看着唐欢说出这番话,梁吉成的心,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会所内,他安排的枪手已经被天下第二无情地屠杀了。

他已经失去了仰仗。

也没了和唐欢决一死战的资本。

此刻,他再想凭家族来和唐欢叫板——似乎也显得苍白之极。

唐欢的确不怕梁家。

事实上,他不仅不怕梁家。同样不怕另外三大豪门。

而唐欢甚至与每一家,都结怨结仇,有过极深的梁子。

白家就不必说了。

姚家也不必说了。

就连魏家——同样不必说。

不知怎地,梁吉成的手心渗出了汗珠。

他不想承认这是害怕所致。

可实际上?

他的确害怕了。

没人能面对死亡而无动于衷。纵然胆大如唐欢,也会有所忌惮,有所恐慌,有所无所适从。

梁吉成,也没有岿然不动的道理。

“遗言?”梁吉成咬牙说道。“你要我留下遗言?”

“嗯。”唐欢微微点头。“我是不是很给你面子?”

到了此刻,唐欢还忍不住调侃了梁吉成一番。

这至少证明,他此刻的心态十分放松。

放松到根本没将此事当成太过重大的事件。

说杀,就杀!

“我的遗言就是你不得好死。”梁吉成掷地有声道。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唐欢吐出一口浓烟道。“我暂时还没想死。毕竟。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狗屁!”梁吉成讥讽道。“凭你也能自封鸿鹄?”

“这是一个修饰手法。”唐欢微笑道。“别太较真。”

说罢,唐欢掐灭了手中的香烟。

然后,如同变魔术一般,掌心出现一把锋利的刀。

跟随唐欢多年的鱼肠。

他把鱼肠扔在桌上。那明晃晃的刀锋,令人窒息。也生出对死亡的恐惧。

看起来,唐欢并没有开玩笑。

他也不再像这些年那般——

无止境的容忍。

唐欢不再忍。

谁要动他,他就动谁。

谁要杀他,他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就算是这京城四少,他也绝不惯着!

“你自己动手?”

唐欢一字一顿道:“还是我来?”

说出这番话,他的眼神,冷漠如寒冰。充满杀机。

他的目光锁死了梁吉成。竟是带给梁吉成极大的压迫感。

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额头更是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就连坐在一旁的白不臣,也感到了从梁吉成身上释放出来的恐慌。

他害怕了。

被唐欢吓到了。

生命为代价的惊慌失措。

“杀了我,你会遭受梁家无尽的报复。”梁吉成咬牙说道。“你绝对承受不起。”

“所以我就该容忍你一次又一次的阴谋诡计?直至你有一天成功,把我干掉?”唐欢反问道。“是吗?”

这是一个现实问题。

也是一个必须搞明白的问题。

我因为害怕报复,就该容忍你一次又一次的阴谋吗?

这样的生活,谁会喜欢?谁能接受?

与其整日生活在恐慌之中,倒不如——来个一刀两断!

“梁吉成。”

白不臣忽然开口。

他慢条斯理道:“不要做无畏挣扎了。”

“拿起刀,刺向唐欢。”

“不论结果如何。起码还能挽留一份尊严。”

说罢,白不臣做最后总结道:“不论是你还是他,从夜幕降临开始,就没想放过对方。你又何必做无畏的抵抗呢?”

白不臣的这番话,仿佛对梁吉成宣判了死刑。

宛若堕入冰窖,浑身发寒!

~~

http://www.abcsy.com/{{BookID}}/{{BookDetail.ChapterID}}.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站点:ABC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