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ABC小说网 > 锁龙人 > 第三十七章行动
第三十七章行动
更新时间:2020-02-27 01:33
http://www.abcsy.com/{{BookID}}/{{BookDetail.ChapterID}}.html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弟子们集体情愿,要随木青冥一切赶往海埂大坝,一起去救出皎云。而锁龙人们在策划怎么救皎云之时,长生道的东西护法已经前往了安宁法华寺的东崖石窟。在夜幕下,西护法直奔此地,注视着其中一个洞窟里的罗汉,告诉了东护法这罗汉之中,蕴含着一个上古的奇珍异宝。引出来西护法给东护法,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什么是祝融珠;原来要打造刘洋要求的邪兵,需要这种珠子。然后开始施术,把整个罗汉石像在转眼间完全风化,化为虚无。】

        夜风吹拂,藤蔓摇曳。

        不远处的法华寺,沉浸在夜幕下的宁静之中。

        而在东崖石窟这边,兴奋让西护法身上的尸气都沸腾了起来,不知不觉间源源不断的散发,毫无节制。

        尸气让这面赤红的岩壁上,不少细小的沙石受到冲击而剥落,从岩壁之上缓缓滚落下来。

        一下子这四周阴风四起,洞窟中游走不停的火之灵气和阳气,似乎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也暴躁不安,跃跃欲试,源源不绝的迸发出石像石窟,朝着衣袍鼓舞的西护法扑去。

        “祝融珠,上古时就存在的奇珍异宝,我也不太清楚,它本质是什么材料。但有远古的传说提到它是祝融的眼泪,也有传说说它原本是祝融的眼睛,只是年代久远,倒底是什么东西已经无从稽考了。”西护法没有惧怕那些咆哮着迎面而来的火之灵气和阳气,继续散发出尸气与其频频相撞:“大禹铸九鼎之时,就曾经用过一枚。”。

        这种事情,东护法还是第一次听说;今夜的他也格外的安静,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夜幕下低声轻语的西护法身上。

        心中的好奇,越来越重。

        倒是真的很想见识一下,这祝融珠是个什么东西?

        狂风大作下,西护法继续对身旁在风中原地不动的东护法说到:“这种珠子蕴含着大量的火之灵气,也能长期的吸收和存储火之灵气。你可以用来取暖,不过我打算用它来给刘教主打造法宝。”。

        说话间,一道道尸气卷起了阴风阵阵,扑向了西护法注视着的那个罗汉。

        夜幕的黑暗中,东护法看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

        在阴风的吹拂和撞击之下,那个罗汉金身上的土石渐渐的化为了一缕缕红砂,随着阴风一起,被一点点的从石像金身上抽离剥落。

        再随风一卷,飘散在夜空之下。

        东护法用肉眼就看到了一个石像风化的过程,当然他也知道,这是西护法施术的效果。

        由此可见,这西护法也擅长驭风之人。

        罗汉风化极快,很快头和手的部分就没有了,身子也在一点一点的缩小。本来三尺来高的罗汉石像,转眼间只剩下两肩之下了。

        “你把这罗汉弄没了,万一有人发现了怎么办?”东护法随口这么问着,却没有制止西护法的意思。

        在他看来,只好奇日后有人发现了这罗汉消失了,会不会引起什么轰动?

        “放心吧。”西护法显然也不没有这方面的担心,而且好像早已想好了对策一样,张口就道:“到时候让刘教主的手下们,散播一个消息出去,就说这罗汉显灵了,自己飞走了不就行了。反正这样的神秘事件,谁也不会深究的,说不定法华寺还能为此多些香客来此跪拜,老和尚还得感谢我们呢。”。

        说话之间,那罗汉已经完全化为了沙子齑粉,随风飘向了四面八方。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罗汉还真的是飞走了的。

        这么来看,西护法也没有说错什么。

        这时,东护法再定睛一看,石像已经消失无踪的佛龛里,只见得红光乍现,佛龛之中悬而不落着一枚鸡蛋大小的赤红珠子。

        珠圆玉润的珠子上,遍布着一道道赤黄的条纹。乍看之下,像极了一道道熊熊燃烧的烈焰,正在环绕着珠子。

        道道热浪,也徘徊在珠子四周,久久不散。

        东护法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那枚珠子细细一看,看到了其中蕴含着大量的火之灵气。并起还能看到,这珠子正在源源不断的吸纳附近地脉里的阳气,来滋养其中的火之灵气。

        第一次看到这么神奇的珠子,让东护法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眼中总是充满着好奇。

        这还没有看过瘾呢,那西护法已经对这珠子一招手,清风袖中吹出,托着珠子朝他缓缓飞来:“有了它,能更好的锻炼所有的金属。打造出的法宝,才能称得上是利器。”。

        这才是西护法不惜毁掉一个古老佛像的目的。

        清风让珠子变得不再滚烫,其中火之灵气散发出的热气和高温,慢慢的内敛。待到祝融珠飞到了西护法手中时,已经不再滚烫,只是暖暖的。

        也不知道西护法用了什么办法,让其中的火之灵气遭到了压制。

        东护法默不作声,转身看向一旁;目光所及之处的黑暗中,起伏的山峦在黑夜里只能隐约看到一个轮廓。

        那就是西山的方向,长生道据点所在。

        此地距离西山太近了,东护法已经能隐约感觉到,刘洋身上散发出的阴邪之气,与他体内的尸气遥相呼应着。

        西护法把珠子揣回了怀里,四周的热气不见了踪影。夜风下,这东崖附近又变得阴冷了起来。

        之前徘徊在洞窟和石窟里的火之灵气,也渐渐的散去。

        “原来是这枚祝融珠,为这一带带来了火之灵气啊。”东护法再次转身,面相了西护法。

        那西护法在夜风下点了点头,道:“因为祝融珠的关系,源源不断的把四周火之灵气吸收过来,这附近自然常年温暖;只不过现在没了祝融珠,这附近的气温也会恢复如常。”。

        夜风中,再无暖意,也再无丝毫的尸气和尸气带来的刺骨寒冷。

        东西护法体内的尸体,都安静了下来。

        “你一开始就是冲着这珠子来的,并不是要看什么法华晚照吧?”东护法笑笑,在黑暗中这么问到。

        “其实也想看,但六十年一个甲子才出现的法华晚照,似乎和我们无缘了。”西护法呵呵一笑,捋须道:“不过也不枉此行;既然拿到了祝融珠,也算是没有白来。”。

        东护法不再说话,笑而不语。

        只是不知道,这西护法是怎么通过基本风景古籍,就知道此地有可能存在着祝融珠?

        不过,或许是因为这就是西护法擅长的领域的缘故。从祝融珠的用途来看,似乎是用来炼器制造法宝的,而擅长炼器的西护法,一定知道祝融珠的一些特征。

        所以只要书中有这些特征的记载,他一定是能从中找到蛛丝马迹的。

        “那你要的东西找到了,下一步打算做什么?继续在外面闲逛几日吗?”想着想着,东护法随口问出了这句话。

        他话才说完,他和西护法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懂了起来,双腿迈开,齐齐朝着山下走去。

        他们的身子再次遭到了刘洋的控制,脑海中回想着刘洋的意识:“快些回来,有新的行动需要你的力量。”。

        “真的没办法。”一边走下山去的西护法,一边摊手叹气道:“这个刘教主真的是一点清闲的时间,都不留给我们啊。吃喝玩乐看来也到此结束了。”。

        一旁的东护法默不作声,双腿继续不由自主的迈步向前,跟着西护法一起,朝着西山那边走了去。

        夜风再次拂过已经没了温度,边的冰冷的东崖。

        岩壁上沉浸在寂静中的石窟空了一座,那曾经的十八罗汉已经成了十七罗汉了。夜风吹拂着散落在四周的红色沙子,徐徐飘散向了四方......

        裹挟着红色砂砾的夜风,吹过了安宁附近,越过了螳螂川,穿过了万亩的油菜花田,再翻过了西山,吹到了碧波翻涌的滇池上。

        隔开了滇池草海和外海的海埂大坝,静静的矗立在碧波之间,任由夜风吹拂,任由湖水拍打,就是一动不动。

        正中处断开的地方,现在已经看不到来来往往的货船和白帆了。

        今夜的滇池上,连一艘小火轮都看不到。

        整个湖面上除了翻腾的波涛,以及呼啸来往的夜风。

        上方星空无光,星辰黯淡,整个湖面上都曾经在昏暗之中;听得到潮声,却看不清波浪翻滚的样子。

        木青冥缓步徐行,踏上了横在湖面上那段海埂大坝上。

        夜风吹得他长衫下摆,左摇右晃。

        木青冥站定在了大坝上,左右环视,却没有再前进一步。

        “师父,我们来此做什么啊?”这时,跟在他身后的龙姑问到:“大晚上的,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啊?”。

        一旁的张晓生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两人是吃过晚饭后不久,就被木青冥带了出来的。一路上,木青冥也没有说要带他们出来做什么?更没有说要去哪里?

        这两个弟子一脸茫然,总是忍不住的猜测和发问,但木青冥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最终,把他们带来了这个地方。

        横在了滇池上的海埂大坝上。

        这地方别说了夜里了,就是白天的时候,光秃秃的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它就是一个被水流冲击,垒砌起来的沙石大坝而已。对于张晓生和龙姑来说,如果这个地方要收费才能来参观的话,绝对赚不到他们的钱。

        不过木青冥似乎对此很感兴趣,一直在左瞧右看。

        许久之后,才开口对身后的弟子说到:“你们没有听妙乐说吗?绑架走皎云的妖邪说了,让我们三日之后,到此来交换皎云。”。

        张晓生和龙姑猛然一怔后,也想起了此事。

        确实,妙乐是这么说的。

        “对手提前泄露了地点这点,无非是为了让我们知道去哪里换回皎云,但我们也可以提前在此,做点准备,为我们三日后的行动增加几分胜算。”木青冥不厌其烦的解说着,迈步向前,又往前走出了几步去后才再次站定。

        两侧波涛拍岸,连连撞上这天然形成的大坝。

        溅起的水花,让大坝的边缘之处潮湿。

        木青冥听着风声里的波涛声响,不知道对方倒底是何方神圣?只是有着被轻视的不悦,始终徘徊在他的心中。

        这四周也感觉不到任何的妖魔气息,除了水气和潮湿外,木青冥察觉不到他们师徒三人之外的他人气息。

        似乎敌人虽然透露了地点,但并没有前提做准备的意思。

        否则的话,应该在此地做了手脚才对;或是施术,或是埋下陷阱。这样等到木青冥三日后如期而至时,才能利用陷阱和提起施展的术,打木青冥一个措手不及,从而达到稳扎稳打,一定必胜的效果。

        见这些措施都没有后,木青冥狠狠地摇了摇自己的下唇,轻哼一声,心里想到:“难道真的是被轻视了吗?”。

        “师父。”很快,张晓生就打断了木青冥的思索:“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可以来先做些准备,比如设下几个陷阱什么的?”。

        夜风之中,木青冥收起了愤怒,点头之际从自己的袖中掏出了一叠符纸。每一张黄符之上,都用守宫砂勾勒出了朱红的符篆。

        他很快把这一叠符纸一分为二,递给了两个徒弟。

        “烈火轰雷?”张晓生一阵翻看,发现所有的符篆都一模一样后,举目看向了身前的木青冥。

        最近他正在按木青冥的要求,和妙笔学习锁龙人的符篆制作;对锁龙人制造的符篆,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他现在手中的这种符篆,正好是他前不久才学过的。

        锁龙人之所以给这种符篆取了这么一个名字,是因为它其中蕴含着火雷灵气。一旦驭炁催动符篆,其中就能迸发出炽烈的火和凶猛的雷电。

        张晓生对此记忆犹新,也是因为妙笔在给他详解吃符篆时说到:这是锁龙人中最常用的攻击性符篆,也是范围较广的一种符篆。

        一旦发动,雷火剧烈,很容易就能击伤目标。

        “把这些符篆,每隔三尺就埋一张去地下。”木青冥点了点头后,抬腿一跺地面。

        他这个举动,就是告诉弟子们把符篆都埋在海埂大坝里。

        而带张晓生来也是事出有因的;张晓生虽然体内真炁不多,在炼炁方面无论是速度还是量,也不如其他的弟子,但他的体质天生能与土之灵气呼应,感受大地的一呼一吸,最擅长土遁术。

        甚至现在的张晓生,已经能做到,把身体的一部分融入土里,在拔出来后,使得地面原封不动。

        这一点,与白天时木青冥见到的尸骨婆施展的现身奇术,是一个原理。只是尸骨婆的术,比张晓生更是高明。

        不过,张晓生既然有这样的特点,那么就可以悄无声息的把所有符篆,在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出土里。还能让地面原封不动,不会留下丝毫的痕迹。

        至于龙姑,那就是给张晓生打下手的。

        “张晓生你来。”顿了顿声,木青冥又道:“我在前面给你们开路,以防遇到敌人暗暗埋下的陷阱。你们就在身后,把这些符篆都埋进地下去。”。

        张晓生立刻会意,知道师父木青冥是要他用土遁把符篆,不留痕迹的埋在土里。

        于是点头后蹲了下去,从符篆中抽出了其中一张。

        张晓生会怎么做?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http://www.abcsy.com/{{BookID}}/{{BookDetail.ChapterID}}.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站点:ABC小说网
手表
数据线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