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ABC小说网 > 妃常圆满 >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甚圆满的大结局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甚圆满的大结局
更新时间:2020-02-26 17:02
http://www.abcsy.com/{{BookID}}/{{BookDetail.ChapterID}}.html
        估计是这场面太辉煌了,以至于一向英勇善战的沉毅,竟是愣在了原地。』笔趣阁Ww』W.』biqUwU.Cc

        一向以温柔著称的锦衣公主,自然也是没比沉毅好到哪里去,这俩人就这么在原地杵着,看着花月满对着青竹电泡飞脚。

        这一通的拳打脚踢下来,将近一个时辰,最后花月满是真的没力气了,才从青竹的身上翻坐在了地上。

        一条命去了半条的青竹,躺在地上,哭求着锦衣:“皇后娘娘,您可是看见了,是颌贵妃先对臣妾大打出手的,这件事情您一定要禀告皇上,给臣妾做主啊!”

        愣了半天的锦衣,这才回了神,看了看地上鼻青脸肿的青竹,又望了望看喘着粗气的花月满:“妹妹,你……”

        其实,她打心里是向着花月满的,可今儿这事儿,不管是因为什么,都是花月满动手打了青竹,她就是想帮着花月满说话,也是力不从心。

        “呵……”花月满听了这话就笑了,看着躺在地上起不来的青竹,“这事儿告诉司慕冉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想来皇后娘娘是不能帮你代劳了,你还是自己到下面和司慕冉说吧。”

        下,下面?!

        这句话一经说出,锦衣和青竹都是一愣。

        花月满忍着浑身的酸疼站起了身子:“皇上已经驾崩了,就在刚刚。”

        锦衣听了这话,一个不稳险些载到在了地上,伸手扶住身旁的桌子,颤颤巍巍的朝着沉毅看了去:“这,这……”

        沉毅沉默着,女人家的事情,他向来是不想参与的。

        青竹是根本就不信,躺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喊着:“花月满,你还真是好狠的心,皇上对你一往情深,你假装看不见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诅咒皇上?!”

        “你知道我为何恨你么!我恨的就是皇上的一片真心被你当成了驴肝,花月满你何德何能?竟能如此受皇上的宠爱!”

        原来,青竹处处与她为难,竟是爱司慕冉到了疯癫。

        不过这些,已经都无所谓了。

        花月满迈步走到沉毅的身边:“杀了她。”

        一直没有表情的沉毅,终是震惊的抬起了面颊。

        花月满看着他眼中残忍的自己,笑了:“只有她死了,皇子才能理所应当的被皇后抚养,沉毅,这种事情你应该比我明白,不是吗?”

        她知道自己一直都是残忍的,反正孽造的也不少了,总是不差这一次。

        其实早在她同意带着青竹和锦衣来的时候,就做好了这个打算,一旦司慕冉有个什么意外,青竹就必须要死,这样瑶蓝的天下才能够太平。

        锦衣虽然温柔,但该果断的时候也绝对果断,虽然她现在不懂得朝政,但有荣将军的旧部和沉毅的辅佐,想来她会带着小皇子越走越好。

        司慕冉啊……

        我能帮你做的事情不多了,这是最后一件。

        沉毅虽然平时不爱说话,但想事情还是很通透的,花月满不过是一点,他就已经了然了。

        躺在地上的青竹,像是看见死神一般的看着沉毅一步步朝着她走了过来,她害怕的心惊胆战,可沉毅却没有给她半分挣扎的余地。

        手起刀落……

        青竹死的干脆。

        似一下子生了太多的事情,锦衣已经承受不住了,整个人靠在桌边摇摇欲坠的。

        花月满抱起瑶蓝中“哇哇”大哭的小皇子,走到了锦衣的身边,伸手,将那小皇子举在了锦衣的面前。

        “锦衣,我知道你伤心司慕冉的离去,你可以难过,但你不可以一蹶不振,我们都属于同一种女人,既选择了身边的那个男人,就没有权利悲伤,也没有时间悲伤,眼下的瑶蓝,是他用命换下来的,如果你真的爱他,请珍惜好他想要维护的一切……”

        这话是很残忍,但也是现实。

        随着花月满的话音落下,锦衣早已泪流满面,她愣怔的看了看花月满,又垂眼朝着那还在襁褓之中的小皇子看了去。

        这是司慕冉唯一的子嗣,也是他唯一仅存的血脉延续……

        伸手,将那小皇子抱在了怀里,她没有说话,但颤动的唇角却洋溢起了一抹坚强的笑容。

        花月满看在眼里,明白在了心上,转身出了营帐,直奔刘然的营帐。

        营地上的士兵已经开始整装,估摸着是打算今天就要打到回瑶蓝了,刘然还在和瑶蓝的将领客套的说笑,青涩的面颊上满是假笑。

        当皇帝有什么好的?年纪轻轻的就要扣着个面具做人。

        花月满叹了口气,伸手掀起了营帐帘子,还没等她迈步走进去,腰便是一紧,一阵的天旋地转之后,这人已经被刘默揽在怀里。

        “处理完了?”刘默看着她的鼻青脸肿,还算是淡定,估摸着是习惯了,也猜到了她刚刚去做了什么。

        坐在刘默的腿上,花月满疲惫的点了点头:“是啊,现在终是无事一身轻了。”

        刘默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悉悉索索的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花月满靠在刘默的胸前,总觉得这世间的事情生的太快了,快到让人还来不及抓住,就已经消逝了。

        对于司慕冉,她是心疼的,但她并不悔,因为她做了一切她应该做的,也需要她做的事情。

        司慕冉……

        想起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花月满虽心尖疼的难受,唇角却轻轻地扬了起来,她确实是失去了,但同时也抓住了,而这一次,她不会再放手掉那属于她的幸福。

        司慕冉,如果你当真泉下有知的话,一定会笑着祝福我吧?

        是吗?

        一定是的。

        很多事情想通了,也就释然了,花月满深呼吸了一口气,正要说什么,却见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何时全都被刘默给脱了下来。

        刘默一只手还在她的腰间,摩挲的暧昧,另一只手正将她最后的一件衣裳扔在了地上。

        “刘默,你该不会是兽性大了?”

        刘默平稳的唇角控制不住的抽了一下,转手拿起了一身士兵的衣裳摊开,缓缓套在了她的身上。

        “花月满,我就算是兽性大,也是分人的。”

        花月满皱眉:“你是在说我不漂亮?”

        刘默倒是不否认:“以前就谈不上有多倾城,现在只能用邋遢来形容。”

        “……”

        花月满的心忽然就疼了,刘默,你这样不好,真的不好,好歹咱俩还有一辈子要过,你天天这么毒舌,我就是心脏力再强悍,那也是会崩溃的。

        眼前,忽然就暗了下去,还没等花月满想明白是不是雷阵雨下进了营帐里,唇便是被温热的稳住了。

        熟悉的气息,思念的温度,让花月满悸动的心跳加。

        一阵的深吻过后,刘默笑着站起了身子,顺道把她也给提了起来:“虽然你谈不上倾城,但你只要你花月满就好。”

        虽然这情话不怎么好听,但花月满却很受用,以至于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被刘默牵着出了营帐也不知道,被塞上了马车也不知道。

        早已坐在了马车上的刘然,看见花月满那满脸桃花的样子,忍不住的打趣:“嫂嫂,你这脸和猴屁股还真是一模一样。”

        花月满回神:“你怎么会在马车上?”

        刘然回答的理所应当:“这是朕的马车,朕自然是在这上面的,嫂嫂现在也是朕的士兵。”

        刘然的士兵?

        花月满这才长了心的朝着车窗外看去,只见瑶蓝的士兵在沉毅和其他将领的领头下,正目送着祈天的队伍离开。

        在与沉毅四目相对的时候,沉毅只动唇,不生的说:娘娘一路走好,从此瑶蓝再无花月满。

        花月满这心就沉了下去。

        沉毅到底是司慕冉身边的人,对她和刘默的离去还是介意了,他说的不是再无颌贵妃,而是再无花月满,这句话足以证明,沉毅已经将她彻底摘除在了自己的记忆里。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司慕冉已经走了,该断的就断了吧……

        刘然并不知道外面生了什么,声音还在继续:“皇兄名义上已经驾崩了,一会待彻底出了瑶蓝的境界,你和皇兄就还乘另一辆马车离开,虽然皇兄现在并没有任何的名分,但皇兄身下的家当和买卖,足够你败家一世的了。”

        什么叫败家?

        花月满扭回头:“刘然你说话还真是不好听。”

        刘然挑眉:“不好听嫂嫂也听着,朕现在是皇上!”

        皇上?

        花月满就笑了,猛地朝着刘然扑了过去,上下其手的挠起了刘然身上的痒痒。

        刘然痒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大喊着:“弑君,有人要弑君——!”

        刘默骑马跟在马车的旁边,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笑声,难得的莞尔挑唇。

        另一名黑衣人,骑马度到了刘默的身边,轻声道:“主子。”

        刘默点了点头:“你现在抄近路回宫,晟婻的后事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你带着她出宫之后,若是想与我汇合,就去螟蛉找我,不过我应该只会在螟蛉休息一夜。”

        黑衣人点了点头,随后策马扬鞭,很快便是消失在了山路的尽头。

        和刘然闹够了的花月满,探头出车窗,狐疑的问:“你刚刚在和谁说话?”

        刘默薄唇一动,只道了两个字:“擅玉。”

        原来是擅玉啊……

        花月满就笑了,看样子再过不久,她就能看见沈晟婻了呢。

http://www.abcsy.com/{{BookID}}/{{BookDetail.ChapterID}}.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站点:ABC小说网
手表
数据线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