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ABC小说网 > 捡宝生涯 > 完本感言!
完本感言!
更新时间:2020-02-14 19:28
http://www.abcsy.com/{{BookID}}/{{BookDetail.ChapterID}}.html
        不远处的张景强闻言,视线马上从手上的瓷器上收回,回过头惊道:“元青花?”

        庄功泰点头道:“确实是元青花,而且还是至正型元青花,青花罐的胎质坚实细腻,砂底处有砂眼、刷痕和铁质斑点,并在底足、口边与缩釉处呈现火石红。釉子浓淡适宜,釉色透亮接近洁白应该是至正晚期的作品。”

        “纹饰是青花鱼藻纹,既带有一些西亚美术的装饰形式,又有浓厚的我国传统民间图案的面貌,布局繁密,风格华丽热烈,符合至正型元青花的特征,我认为应该是真品。”

        从庄功泰的描述来看,他朋友的那件青花瓷器,确实很有可能是元青花,张景强有些淡定不下来了,笑着说道:“庄老师,不知您能否帮我介绍一下那位朋友?”

        庄功泰摇了摇头,笑道:“这可不行,不然他非得记恨我不可。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介绍另外一位蜀都的朋友,由他带着你们去一趟,但我相信,他的那件元青花肯定是不会拿出来拍卖的。”

        “那就麻烦庄老师了。”张景强表示了感谢,他当然也不会轻言放弃,不管怎样先认识了再说,今后总会有机会的。

        庄功泰把朋友的信息写了下来,交给张景强,说是回头他打电话跟朋友说一声,到时张景强或者孟子涛直接去就行了。

        两人表示了感谢,接下来继续挑选藏品。

        片刻后,孟子涛和张景强商量了一下,选了五件适中的藏品,庄功泰见了明显脸上笑容真诚了一些。

        五件藏品一共五百多万,平均下来一百多万一件,这个已经是拍卖会上主打的拍品了,之后换算成美元打给庄功泰,对这桩交易,张景强和庄功泰都比较满意。

        从庄功泰家出来,张景强注意到闫铨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闫铨,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和我还要藏着掖着啊!”

        闫铨有些不好意思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精美的小盒,递给张景强道:“张叔,麻烦您帮忙看看,这玩意能值多少钱啊?”

        “咦!”张景强有些惊讶地拿过小盒子,问道:“这玩意你是从哪得来的?”

        “当初在巴黎的跳蚤市场,花了五百欧买的,平时就拿来放些小玩意。”闫铨说道。

        张景强打开盒子看了看,便交给了孟子涛,对着闫铨问道:“看来你是打算把它卖掉?”

        闫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的,我打算卖掉当作画廊的流动资金。”

        孟子涛打量着小盒,这只小盒呈扁圆形,子母口,上下对称,相互扣合。浅弧腹、小平底。底部有“大明景泰年制”款。从工艺等方面来看,这应该是一件真品。

        整器莹亮润泽,光鲜亮丽。盒身以淡蓝色珐琅釉为地,素雅柔和,整体装饰以缠枝莲花图案,细腻精巧,做工精良,光滑平顺,不加过多修饰,以最简洁的方式进行雕琢,构思精巧,风格简约,掏膛干净利落,打磨光鲜平滑,整体工艺细腻而娴熟,放置于书房之中,更能增添文雅之气。

        “这确实是景泰蓝,价值在二十五万左右。”孟子涛说道。

        闫铨有些欣喜,不但是因为他也捡了大漏,更是因为这笔钱能够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张景强对闫铨说:“其实,你如果手头有困难,我可以先借些给你。”

        见闫铨想要拒绝,张景强接着说道:“你先别急着拒绝,这样,东西先放在我这里,我借给你二十五万,等一年之后你如果还我钱,这只盒子就还给你,不然就归我,你看怎么样?”

        闫铨想了想,觉得这样也很不错,还可以让自己增加动力,而且他还真有些不舍得这只小盒,因此稍稍犹豫后,就答应了。

        …………

        两天后,孟子涛和孟宏昌两人一起坐飞机来到蜀都,本来,张景强也打算一起来的,但临走时又有急事要处理,就没有跟来。

        因为是晚上的飞机,去酒店吃了点宵夜后就休息了。

        翌日上午,孟子涛和孟宏昌吃过早餐,孟宏昌跟那位客户联系,对方听说孟宏昌已经到了蜀都,想要再欣赏一下那幅黄公望的作品,显得很热情,但马上就遗憾地表示,他现在在外地出差,还要两天才会回蜀都。

        孟宏昌连忙表示,自己可以在这里的等两天,到时再联系。

        挂了电话,孟宏昌摊了摊手:“得,人不在,要两天才会回来,咱们先办其他事吧。”

        “恩,咱们先去庄功泰的朋友那。”

        孟子涛先跟庄功泰的朋友电话联系,免得对方也有事出门,白跑一趟。

        庄功泰之前已经联系过朋友了,对方对孟子涛的到来非常欢迎,热情地表示派人去接孟子涛,孟子涛婉拒了对方,问了对方的地址后,和孟宏昌坐出租过去。

        庄功泰的朋友叫做包启固,他在离送仙桥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古玩店,其实说是古玩店有些不太合适,因为整个店里只是摆放着三三两两的瓷器,想要购买古玩的客人,走进来看上几眼,肯定扭头就走。

        事实上,这家店首先是包启固用来和朋友喝茶交流的,其次才是古玩交易的场所,但他主要是跟熟人交易,给孟子涛的感觉这里有些像私人会所,但又不是太正式,而且面积也太小了。

        孟子涛他们到达的时候,包启固正和两位朋友一起喝茶,桌上则放了一组瓷器。

        孟宏昌走进店里,看到坐在包启固的一位中的人,微微一怔,对方也是同样的表情,笑脸相迎道:“孟经理,来蜀都也不知道通知我一声,不够意思啊!”

        孟宏昌客气地说道:“俞经理,我也是刚到蜀都,暂时有些事情要忙,准备等事情办完了再去打扰你,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这位俞经理是一家拍卖公司蜀都分部的负责人,他也想拿到那幅天竺图的拍卖权,却没有争过孟宏昌。

        后来,孟宏昌去逛古玩街的时候,又碰到了他。当时俞经理正在购买一件木雕,不过孟宏昌认定那是一件赝品,隐晦地提醒了他一声,俞经理因此没有打眼。

        这事之后,俞经理请孟宏昌吃饭,两人闲聊的时候发现说话挺投机,之后就慢慢熟悉了。

        “说明咱们有缘啊!”俞经理爽朗一笑,随后问道:“孟经理,不知你今天过来有什么事情啊?”

        包启固起身,笑着对孟子涛说:“这位应该就是孟老师吧。”

        “我是孟子涛。”孟子涛微笑着跟包启固握了握手:“今天就要麻烦包老师了。”

        包启固笑着摆摆手:“没什么可麻烦的,只不过,我建议一会去的时候,别急着要见那东西。”

        孟子涛虽然不太知道原因,但还是从善如流,这个时候听包启固的话应该不会吃亏。

        “你们在说什么呢?”俞经理见孟子涛和包启固在那窃窃私语,心里十分好奇。

        “没什么。”包启固呵呵一笑,接着给大家做了介绍,他的另一位朋友叫郝楚,是一位瓷器收藏家。

        相互寒暄了片刻,包启固跟孟子涛说,等他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了,再带他们去。

        三个人现在商量的正是为了桌上这五件瓷器。这五件瓷器是一组,主人正是郝楚,他准备把这套瓷器出售了,于是,包启固就把俞经理叫了过来,。

        孟子涛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五件瓷器其实是粉彩外销瓷,看起来比较抢眼。

        五件中有两件是花觚,三件是将军罐,均有五十厘米高,开光人物亭台楼阁纹饰,小桥流水,妇人和孩童穿着富丽,孩子欢乐地玩耍,有妇人托腮想心事,有妇人过桥,还有人端着装盛食品的托盘,济济一堂,人丁兴旺的景象。

        底色是用典型外销瓷的枣熟红色,此外有蓝、绿、红和黑,山上的林木是外销瓷特有的雪青色,给人一种一派富丽荣华气象的感觉。

        “孟老师,不知你对这五件瓷器有什么看法?”

        俞经理笑眯眯地问道,说起来,刚才他从包启固嘴里得知眼前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孟子涛,心里还吓了一跳,同时又有些不服气,凭什么孟子涛这么点年轻就有这么高的声望?想来应该就是因为他的那位好师傅吧。

        俞经理心里有着这样想法,虽然表面上并没有显现出来,但还是不自觉地想要考校一下。

        孟子涛微微一笑,道:“这样的大型组合件,自康熙年间开始就是出口瓷的一个重要类别。在英、法、德语中,超过三件以上一套的组合花瓶叫garniture,也是成套室内陈设的意思。因其形制的大气,纹饰的繁富,色彩的丰饶,而享誉欧洲豪富人家和贵族人家,一时也曾洛阳纸贵。”

        “康熙组合件当时主要为外销瓷,国内反而不多见。而在国外,以前还能时常见到,现在的话,像这类五件组合也不常见了,特别是这一套瓷器保存完好,做工也比较精良,算是比较难得的。上拍的话,一般起拍价不高,毕竟和咱们的审美有差,而且国外数量也不少,但如果竞争的人多了,最终的价格就不好说了。”

        俞经理笑道:“孟老师说的对,这类瓷器最好还是去国外拍卖,赫先生,不知你觉得如何?”

        郝楚慢条斯理地说:“但手续费要贵不少吧。”

        俞经理笑道:“确实要贵那么一点,但到时的成交价也会高啊。”

        郝楚说:“还是刚才那句话,你能确定一定高吗?”

        俞经理微微一笑:“这个世界不是每件事情都称心如意的,我也只能保证机率比较高。”

        见两个人又谈不下去了,包启固接过话道:“这事先放在一边,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再说吧。”

        两人都表示同意,郝楚心里一叹,到底是自己的东西不太好,要是一件宣德官窑青花瓷精品,俞经理应该哭着喊着求他了吧。

        想到这,郝楚就有些恼俞经理的吝啬,自己的东西虽然确实比较普通,但一组加起来在国内也能拍到五万以上吧,算下来的佣金也不算少了,万一有几个人同时看中,成交价还会更高,就这样还硬要压着他的分成比例一点都不松口,他心里十分不满。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摆你一道了。”

        郝楚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说道:“老包,裴老的事情你听说了没有?”

        本来俞经理脸上还挂着笑容,听到这话,他脸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眼中闪过一丝恼怒。

        包启固有些讶然地问:“裴老又出什么事了?”

        郝楚说:“他四个子女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不就是为了分财产那点事情嘛,人都还没走居然就闹得不可开交,把裴老伤心坏了,前几天他还跟我说,不想把藏品留给子女了,拿了一幅蓝瑛的作品,想让我帮他代售……”

        俞经理听到这里,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包老师,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啊!”

        包启固笑着说:“裴老让我代售的是一由蓝瑛的山水画,大概九平尺左右,他至少要500万才肯出售,而且还要马上结算,你能够决定吗?”

        俞经理估算了一下:“这个要求确实有些高,但也得看了画作才能断定到底合不合适,包老师,你看能不能把那幅画拿出来给我们欣赏一下?”

        “好吧,画还在我这里,大家请稍等片刻……”

        包启固起身去里屋拿了一只书画锦盒过来,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幅古画。

        大家一边戴上手套,一边等待包启固把画卷打开。

        这幅画作应该是蓝瑛晚期的典型构图式样,巍峨雄伟的山体以棱角分明的集合体组成并繁复堆积,占据画面的大部分且多偏向一侧,山顶突出,山体在立轴画中呈纵向拉长。以船舶、隐士、楼阁点缀其间,画面以敏捷快速的粗笔山水营造一种苍茫雄奇、高古豪迈的意境。

        从艺术水平、题跋、钤印等方面来判断,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一幅真迹,但在价格上却有一些争议。

http://www.abcsy.com/{{BookID}}/{{BookDetail.ChapterID}}.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站点:ABC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