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ABC小说网 > 逼上梁山 > 第四回 诸事缠身
第四回 诸事缠身
更新时间:2020-07-17 09:34
http://www.abcsy.com/{{BookID}}/{{BookDetail.ChapterID}}.html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第四回  诸事缠身

        “哎呦!”的一声惊叫。既震醒了李民,也同时引起了鲁玉和李师师二女的注意。

        李民转过头一看,却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正缩着手,惊异的看着自己。

        李民看着小丫头,倒有些眼熟,好像是李师师带来的那两个小丫头中一个。只是由于李民最近和李师师正处于冷战时期,李民却是叫不上来这个小丫头的名字。而且,李民确实也有些奇怪,怎么这个小丫头从背后拍了我一下,她反倒叫起来干什么,难道她还看着鲁玉和李师师在跟前,准备给我使坏?

        可李民随即又有些暗笑:看来我是有点阴谋论过敏了。这么大点的小丫头,能使什么坏啊?

        李民虽然不是那种特别厚道人,可却也不会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当真,更不会没教养的喊那个谁,你拍我干什么?

        而这时,正好李师师已经走了过来,看了李民一眼,貌似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没有和李民说什么,径直向那小丫头问道:“小荷,出了什么事?”

        反倒是鲁玉跳到了李民得身边,很是随意的抓住李民,贼笑着说道:“哥,你好坏啊!你竟然欺负小荷。”

        李民这个怨啊。

        而那个小荷不知怎么的脸一红,偷偷的瞥了李民一眼,随即低着头,呐呐的跟李师师解释道:“没、没什么事。我、我刚才看见姑爷过来,就、就跟姑爷打个招呼,没想到姑爷的衣服里有针,扎了我一下。我一惊,就叫了起来。”

        听闻小荷说完,李师师和鲁玉,全都奇怪的看向李民。

        李民更冤了。李民暗说:我又不是东方不败,我一个大男人,我衣服里面搁针干什么?只可惜,李民这委屈还没说出来呢。鲁玉已经直接好奇的问道:“哥,你衣服里面搁针干什么?难道你还会女红?好厉害啊。我都不会呢。”

        李民气得顺手敲了鲁玉脑袋一下,怒道:“胡说!我也不会。我一个大男人,我带针干什么?”

        “啊!”鲁玉惊叫一声。随即不满的揉着脑袋。由于事出突然,李民的手,又刚好离鲁玉得脑袋比较近,鲁玉又一点没防着李民,却正好被李民敲个正着。此时听李民如次说,更是不满了,小嘴一瞥,气哼哼地说道:“坏哥哥。就知道欺负人,还说没针呢。这不还拿着针扎我呢。不和你好了。”

        李民真是冤到家了。伸手在鲁玉眼前晃动,气道:“看好了,我哪里有针了。真是白疼你了。净帮着外人说我。”

        李民如此一说,鲁玉想起李民平日的好,却也不气了。而且,鲁玉也相信李民不会拿针来扎自己。而且她刚才用手摸了,也没见血,不应是被针扎了的样子。只是,刚才那感觉,明明像针扎了一样。嗯,也不对,应该更像那天摸静电盒的针刺感觉,只是更尖锐一些,也少了那些麻酥的感觉。

        鲁玉顿时克制不住好奇心的说道:“哥,我没骗你。刚才你敲我头时,真的好像有针扎的一样,就跟那天你让我摸那静电盒被蜇的感觉差不多,是不是你有作出了什么好玩意,快给我也玩玩。”

        李民无语。不过,李民也意识到了,很可能他溜达的过程中,身体由于运动,又产生了一点生物电,或者静电。而他李民由于功法还没有彻底稳固,还不能绝对束缚这些电能,以至于他李民现在还在无意识中漏电,从而让这两个碰到自己的小丫头有针扎的感觉?

        这个认识,让李民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他李民现在可是一般的人了。而是个高带电的人!

        高带电的人!

        李民有些毛骨悚然。

        要知道,李民在现代,由于爱忽悠,那可是看过不少奇闻。而其中,就有高带电的人,容易产生放电喷火现象而*的报道。而那些所谓高带电的人所带的电,就是如今他李民吸收的静电荷。而人家还只是无意中附带的。而他李民却是主动吸收了一晚上的静电荷,这肯定要比那些天然带电的人,多得多。搞不好,他李民也离*不远了。

        李民顿时哭笑不得。别人修炼异能,都是威力无穷,从此雄霸天下。怎么我辛辛苦苦炼出一个异能,还没看到威力呢。就要*了呢?

        李民暗自叹息:还是大意了。没找人试验的东西,就是不过关。

        不过,李民却也暗自庆幸:幸亏这个时代还没有晴纶制品,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不管怎么说,这个世上却是没有后悔药的。或者说,即使有,他李民现在也买不到的。李民也只有尽快想法把这门功夫熟练起来,把身上的电能炼化如心,免得一不小心*。最少,那写下这本书的前辈,不也是没*么。

        可李民随即想到一种很沮丧的可能。要知道,那书中的后人注释说,创造此功法的赵真人,最后可是虹举飞升的。而李民却知道,所谓虹举,就是自身发火。别是那位前辈最后也是体内电能太多,以至于放电*了。却被后人认为了虹举飞升了吧。

        李民很郁闷。当下也无心和鲁玉细说了。随口应付了鲁玉几句,就赶快跑回屋,继续钻研那五雷玉书了。

        然而,让李民更是郁闷的是,在那五雷玉书,御雷心经篇第三层功法的注意事项中,却记载了此功法炼到此处,体内已经异化,随着站立行走,却是很容易漏电的。并提示要多穿宽大的衣服,多要泡澡,远离人群。

        李民这个气啊!这些东西你写后头干什么?要早知道还有这后遗症,李民那是绝不练的。可如今,不练也不成了。不尽快控制好体内自然产生的电能,李民随时有*的可能。如今李民最好的出路,就是没练过这一阶段之前,最好全天泡在水里面。

        只是那样的话,体内的电能分散的更快,更容易走差。要想练好,那就更没日子了。

        李民也只能认头继续练。只是为了安全,李民这次修炼,却几乎脱了一个精光,只穿了一件小裤头,在一个特意收拾出来的,空无一物的屋子里面修炼。而摇动静电盒的,也被李民换作了王六。更有铁豹和恶虎准备好了水桶护法。

        虽然李民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可多做点准备,怎么也是不错的。

        反正李民现在吸收静电荷,也不贼喊乱叫了。有些人看着,也没什么。破坏不了形象。

        而且,铁豹、恶虎、王六这三人,也是尝过静电盒威力的人,虽然没有摸出什么异能神通来。可最少对这静电盒,有了敬畏之心。现在看到李民竟然用这个静电盒练功,而且还那么舒服惬意。全都佩服李民果然神通广大。

        只是,李民没想到这王六得体力,却连月茹都不如,才摇了俩仨小时,就没力。李民除了骂王六没用之外,却也更加感怀月茹为了自己,竟然能拼命摇了一宿的静电盒,那是何等的爱心,才支持了这等的毅力。

        好在,李民身边,除了王六之外,还有铁豹、恶虎。这确是两个有力气得主。只是,即使这样,李民也就练到了早上十点来钟,就不得不停下来。

        没别的,郑鹏来了。

        如今郑鹏跟李民说得事,那可是即使连铁豹、恶虎、王六这些李民的心腹,那都是不能知道的。不是说怀疑他们有什么异心,而是怕他们一不小心说漏了。

        故此,郑鹏一说和李民有事,又给李民使了一个眼色,李民也就明白了。随即让王六去巡视一下安排守候在林冲家人周围的眼线,看看有没有事发生,即使没事,也要叫他们都尽心些,别一不小心出了空子。

        本来这看护林冲家人的三班人,就是鲁智深走时,李民交给王六负责,如今叫王六去巡视,却也是正理。王六当即二话不说的去了。当然,王六本就是李民打服的,一直跟在李民身边,本就有点小跟班的意思。别说有这码事,就是没这码事,李民一个命令,王六也没有废话的。

        而王六走后,李民随即让铁豹、恶虎看好了门户,不要让他人靠近偷听。铁豹、恶虎当即也各就各位了。李民这才向郑鹏问道:“什么事?”

        郑鹏很是小心的,低声向李民说道:“老板。那个计划有问题,办不了了。”

        李民自然知道说的那个计划是什么。这可是李民如今的最后希望啊。一听郑鹏说办不成了,李民当即就是一皱眉。

        郑鹏连忙低声跟李民解释。

        却原来,李民昨天训斥了徐知常和林灵素。这两人从李民屋里出来,全都带了像了。而郑鹏自打接受了李民的暗示,一直就在找机会给徐知常下套,好诱导他去催眠控制朝中大臣。故此,郑鹏也就一直留意着徐知常。如今看见徐知常如次沮丧的样子,当即就觉得是一个机会。

        于是,郑鹏就拉着徐知常喝酒说话。并在喝得差不多的时候,给徐知常出道,让他用惑心大法把那些说李民坏话的朝臣们控制了,以此来讨好李民,好获得李民的欢心和原谅。

        结果,徐知常虽然不疑有他。可却跟郑鹏说了些实话。

        敢情,徐知常的惑心大法虽然厉害,却也不是万能。简单来说,惑心大法分为两种功能,一种是诱导和暗示。一种则是强行控制。

        诱导和暗示,必须要建立在有实物,以及被诱导方不抵触,以及有些相信的情况下,才能完全成功。就如徐知常帮李民弄的那个亮宝大会一样,先是用长时间的单调等待,疲劳众人的精神意识,又用惑心灯,降低人的意志力,这才得以成功。当然了,这种成功后的功效也是持久的。被诱导和暗示的人,只会把那段记忆,当做自己的记忆,反复加深记忆,并丝毫不会去怀疑他,因为那根本就是他本身的记忆,他只是在特定的环境下,被引到了理解和记忆。

        只是,若是一件事的本身,本来就被被诱导者非常不认同的,由于先前的记忆存在,这就产生了记忆冲突,引导和暗示也就无效了。而这时,也就是惑心大法里的控制了,以修炼惑心大法者的自身精神力,强行压制被控制者的意志。从而达到强行控制。就如徐知常帮着李民控制赵良嗣一般。

        而这种强行控制,虽然霸道。可缺陷却也是很大的。首先,且不论这种强行控制,遇到一些心性坚韧异常的人,极容易被反噬不说。就是强行控制成功,由于是强行施加的记忆和命令。被控制者一般在七日后,就会逐渐恢复正常,并记起被控制的事。而反复叠加强行控制同一个人。最多一个月,这个就会自身一直被压抑的太久而死去。

        而徐知常之所以不在意赵良嗣被催眠后清醒。除了赵良嗣此时官小职微以外,最主要的还是赵良嗣泄露许多机密,若是赵良嗣敢乱说,第一个死的就是他赵良嗣。而他徐知常身分超然,即使被人知道,也说不了什么。不过是使个法术而已,除了令人更加敬畏,根本不会有其他任何的副作用。

        而除了这两点,徐知常还透露。朝中三品以上的大臣,都有大内的人,暗中看着。一品以上的,更有大内的人时刻在暗中保护。像宿太尉哪个级别。只要徐知常动手脚,当场就会被人抓个正着。即使引到某一个特殊环境,成功的控制了,那也是一出门,就会被大内的人看出异常来。

        故此,催眠那些清流,根本就是不可能。而经过徐知常一说,郑鹏自然推导出,连宿太尉那个级别的都没法催眠,蔡京和皇上自然更不可能了。

        故此才来对李民报告计划失败。

        而李民对此,也有些恍然,毕竟在现代连植物人都有苏醒的时候,平常人忘记了什么东西,更会豁然想起。显然,人的大脑,本就有着自我修复的能力。这催眠术,自然也不可能是万能的。要不然,这个世界,不早就被一群催眠大师统治了么。都是那些催眠文害的,看了徐知常这异能,竟然还真的以为催眠无所不能了。真是好笑。

        不过,李民这最后的计划,破灭了。李民却也有些没辙了。

        要知道,李民原先的计划,就是一块遮羞布。这两国的较量,绝不是你装成一个纸老虎,人家就不敢动你了。最少人家也会先捅一下试试。

        何况,以阿古打那种逆天的人物,别说是纸老虎了,就是真老虎,人家也肯定是先打了再说。再说了,宋朝最多和辽国平分秋色,数百年都奈何不了辽国。那金国能独力灭了辽国,又怎么可能不敢跟大宋试巴试巴。

        故此,李民在觉悟了之后,随即意识到,要想避免靖康耻,只靠不连金灭辽是不够的。除了要强军,强国,提高自身的综合国力之外,还应该与辽联手,抑制住金国的发展势头。毕竟,辽国的高层,已经全部汉化了。寇准设计的百年大计,更是成功的腐蚀了所有的辽国上层人士。只不过是每年折合三十万贯的贡银,就让原本彪悍无比的契丹子弟,几乎连马都不会骑了。怪不得丘吉尔都曾说过,敌人不怕我们的枪炮,却害怕我们的友谊。

        如此一批被腐蚀汉化的契丹族,怎么也好过那接受优秀汉民族文化培养,却失了控的金国,要好得多。

        只是,李民的想法虽好,实施起来却几乎根本不可能。强国,有着蔡京这么一个无底洞,别说李民对经济只是二把刀,很多东西都是道听途说,不见得能成功。就是一个经济大师,也抵不住这无底的匣子啊。

        而刨去强国。强军!有着高俅的警言,老赵家,根本就容不得任何人插手军队。京都太尉这么一个重要的实权军事高官,宁愿交给高俅这么一个什么也不会的人管,也不让其他有能耐的人碰触。这就足可以知道,他李民不提这建议没什么,只要提了,估计他也就麻烦大了。而且还保证办成事。

        而至于最后的一个连辽,且不说那梁师成那不学无术,不知因事而变庸才,早就死了心的准备按着百年大计去联金灭辽。就是大宋和辽国的百年恩怨,只要自己提出来,别说是那帮清流放不过自己,恐怕就是老百姓,也没一个说他李民好的。到时,他李民绝对站在了全国人民的对立面。

        故此,李民万般无奈之下,才把催眠当作了唯一希望,可如今,连这唯一的希望都破灭了。他李民该怎么办?

http://www.abcsy.com/{{BookID}}/{{BookDetail.ChapterID}}.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站点:ABC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