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ABC小说网 > 低调大明星 > 【239】悲怆而美好
【239】悲怆而美好
更新时间:2020-06-29 02:57
http://www.abcsy.com/{{BookID}}/{{BookDetail.ChapterID}}.html
        答应了景媛的试镜之后,张扬随后在网上查了一下景媛的公开资料,年龄二十八岁,在女演员里面并不算大,看起来也蛮漂亮的,有一张出道时演「倾国倾城」那位李夫人的照片,很有古时绝代风华的味道,不过跟小龙女还是有一定差异。

        张扬先做出了初步的判断,而至于景媛跟小龙女的差异到底从何而来,以什么为标准,则并未去想过。

        大概由于刚过年,景媛的行程并不是很满,高皖回复之后,第二天,也就是九号上午,就来试镜了,这一天同样来试镜的还有张子宁。

        小姑娘在京城上学,这世界里面学校假期相对要宽松一些,寒假基本都到元宵节后,她七号傍晚跟着妈妈回到京城,所以被安排在了九号一同试镜,首选角色是童年程英。

        小姑娘长得粉妆玉琢,尤其是一双弯月明眸,十分可爱,换了古装之后,更显灵秀之气,然而更让张扬和李长歌等人惊喜,甚至于张扬都觉得有些震惊的,却是小姑娘的演技着实出乎预料。

        张子宁的试镜段落是陆家庄惨案那段,她的戏份本也不多,比较有难度的也就是这一段了,不过主要看点仍在李莫愁身上,李长歌选这一段,本是试镜之前就圈出来,对于小演员们的表现也并未又太多期待或者说关注,张子宁来试镜时,他看了形象,心里就已经基本定下了。

        不过该有的表演还是要有,李长歌、高皖、张扬、霍海洋以及今天同样过来一块参谋的编剧王紫鹤等人一同坐在桌后,看着小姑娘穿着一身淡蓝色汉服襦裙,泪光莹莹地将空空如也的手掌推向一旁,递给并不存在的陆无双

        ——这段剧情,是陆立鼎想要把亡兄与李莫愁定情手帕交给程英,希望李莫愁念及旧情,放过程英一命,为襟兄留下一丝骨血,而陆夫人却想要留给自己的女儿,于是拿了手帕的程英就把手帕给了表妹。

        这时候陆立鼎和陆夫人都已经奄奄一息,张子宁把骤冯大难的慌张、目睹亲爱长辈去世的悲凄以及作为姐姐的坚强都展现了出来,虽然不能说完美表现出来了程英这时候的真实反应,但无疑已经称得上是得其精髓了,简直可以跟许多老戏骨媲美,吊打不知道多少所谓的演员。

        小姑娘一段试戏不过短短半分钟,结束之后,高皖、李长歌都立即扬声赞叹,张扬反倒不好多夸,只是很惊奇地看着刚刚还老辣入戏的小姑娘立即回复了腼腆羞涩的模样,心里十分惊叹,这真的是天生吃着晚饭的……有机会一定要签下来。

        随后签订合约的时候,张扬很轻易地了解到了一件事情,张子宁并没有签约经纪公司,墨颜夫妻俩的工作都与这行没有关系,张子宁年纪又小,以后会不会还做这一行也不好说,如果被合约绑住,很可能就影响到孩子的一生,墨颜不敢不慎重。

        这几年来,张子宁接戏基本都是靠熟人推荐,可喜的是,合作过的导演、演员大多都很喜欢张子宁,有合适的角色都能想到她,不过随着她年纪逐渐长大,一些角色都不大适合了,近来才比较少了一些这样的机会。

        张扬并未贸然提出要签约,否则难免有挟恩之嫌,何况这也不是什么大恩,总要等人家真对他放心、依扬影视也有了一定实力之后才好开口。

        张子宁试镜之后,时间已经九点半,景媛的试镜时间是十点,由于化妆的缘故,她肯定要早一些到来才行,然而李长歌询问了工作人员,却得知景媛至今还没有到。

        大概接近十点的时候,景媛才赶到华视大厦,先来到试镜房间道歉,随后才解释说路上遇到了车祸,司机和助理都受了伤,才耽搁了时间。

        既然对方并未有意轻慢,张扬等人大多也就没了原本的怨气,只是心情多少会收到影响。

        景媛外形、气质都称得上是上佳,穿了一袭白衣,很有古典美人的绝代风华,然而张扬总觉得不对味,倒不是说她演不出脱俗气质,而是觉得她好像演的还是李夫人,而非小龙女。

        试镜戏份依旧是英雄大会重复,只有她一人,并无杨过配戏,看得出来,景媛是花了一番心思的,台词、表情乃至于眼神,都有几分味道,但连张扬这个半吊子都觉得演戏的痕迹有些重了,李长歌自然不可能瞧不出来。

        张扬看到他在本子上记的评价是:认真准备过,形象符合6,演技5,非特殊原因不予考虑。

        这是几个小龙女候选里面,演技得分最低的。

        李长歌自然知道张扬偷看了他写的评语,不过景媛离开之后,还是先问张扬的意见,张扬笑了笑道:“我觉得您写的评语就很中肯。”

        李长歌没有立即说话,先看一眼高皖,后者想了想,先宣布今天上午工作结束,然后与张扬、李长歌两人单独留下,才说了关于景媛的为难之处。

        高皖是体制里面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人事世故自然通晓,虽然打算把难题甩给张扬,但说话的时候,并无这样的推诿之意,只是很坦率地说了自己的为难之处,表示希望能想出个两全之法,不要得罪了景媛背后的那位。

        张扬奇道:“这种合作不是强求来的,景媛也不至于霸道到这个程度吧,合作不成就反目成仇?”

        景媛刚刚虽然迟到,但事出有因,也从随行人员那儿证实了这件事情,而且这种事情肯定会有媒体报道,不至于是撒谎,面试过程也表现的通情达理,张扬对她这个人的印象还不错,见高皖一副不给角色基本就等于得罪的态度,觉得有些奇怪。

        高皖苦笑道:“这儿没有外人,我也就不用有什么顾忌了,坦白说,这个景大小姐不是无理取闹、没有脑子的人,但她的修养、气量是分人、分情况的,正常情况下,试镜没有结果是常事,不至于结怨,但这次……人家打电话的时候,说的不是想试一下,是「我想演小龙女」……摆明了就是来要角色的。”

        张扬想了想,没问得罪景媛是不是就等于得罪她后面那位长辈的话,对于接下来极可能要出去创业的高皖与李长歌来讲,这种概率性冒险已经是竭尽全力想要避免的了。

        张扬想了想道:“能不能再往上面问问?”

        高皖与李长歌都是一愕,没想到这小子小小年纪,居然就学得这么滑头,不过很快恍然明白过来,对视一眼,都觉得有点惭愧,《神雕侠侣》作为具有一定任务性质的项目,高皖虽然是直接最高负责人,但上面同样还有人在盯着,而两人关心则乱,居然整整两天都没想到这一点。

        当然,这与他们已经做好了甩锅给张扬,有了备选后路,无燃眉之急有直接关系,否则就算再关心则乱,也早就想到找大腿了。

        反正也不用马上就给景媛回复,有了“天塌了让高个子盯着”的想法之后,三人都觉得松了口气,又闲聊几句,一块吃了午饭,张扬才离开。

        车上张扬与林依然聊天,说起张子宁试镜的惊喜和景媛的麻烦,林依然并不认得景媛,以往也只有「长得很漂亮」的路人印象,听说这事,特意去找小姨江沫了解情况,然后给张扬发来了她和江沫的聊天截图。

        最关键的自然是江沫对于这件事情的意见:“景央也有得罪不起的人,刚好,你爸妈都是,只要你跟张扬不官宣分手,景媛就不会犯傻跟他找茬。”

        张扬看得有些吃惊,林沧海和苏徽怎么都只是有钱人吧,好像都没有官方身份,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然后再往下看,江沫又一条回复:“就算哪天分手了估计她也不敢,那个小郡主和楚家大小姐不都是他粉丝嘛,就算不会为他出头,也可以狐假虎威一下。”

        张扬撇了撇嘴,觉得自己有点吃软饭的嫌疑,随即莫名地想到了前几天温碧前倨后恭的转变,该不会是从哪里听到了什么风声吧?

        点掉截图,看得有林依然的追问:“干嘛不回,是不是心虚了呀?”

        张扬发过去一个疑问的表情,随后才又忽然想明白她的意思一样,发去一个“嘁”,接着问:“我心虚什么?”

        林依然:“[傲慢]”

        华兴大学开学比较晚,在十五号,都已经是农历正月二十四了,不过林沧海和苏徽都有工作,自然不能一直在青城待着,今天下午就要来京,林依然也陪着爸妈一块来,张扬说服了她,让她陪自己去赴林素媛那边的饭局。

        张扬下午有一个活动,要去参加一个商演,汪清远一个朋友的公司,公司给报了个友情价,出场费只要了一百万,而他要做的只是唱一首歌。

        对于张扬来讲,这个友情价也显得有些梦幻,因为打折的缘故,公司并未抽成,打款直接到工作室的账上,这让他进一步地体会到了人气艺人的吸金能力,奇怪的是,并没有感到有多少兴奋。

        活动地面在一个商场露天场地,现场粉丝颇为热情,张扬与主办方商议后,又免费送了一首《星晴》,主办方与现场观众都大为惊喜,他自己也觉得做了好事,算得上是皆大欢喜。

        装完之后,回家撸猫、码字,小睡一会儿,看了会书,很快到了傍晚,林依然并未回家,直接跑到了这里来,两人当着哈哈虐了会狗,携手出门吃饭。

        这场饭局许多人都称得上是「早闻大名」,李幽草、穆雪都曾在音超总决赛为张扬拉过票,有这段渊源,加上何宴平、林素媛都是很熟悉的人,其他人对这个声名鹊起的才子也有心交好,林依然更是圈内早有风传的名门闺秀,都是抱着善意,氛围自然融洽。

        有了江沫的「指示」,张扬也就有了「公平」的底气,已经打定主意,即便华视那边不愿意单着得罪景媛长辈的风险,他也要拒绝,不过事实证明华视的强硬根本不虚这样的事情,第二天上午,他陪着林依然一块去拜访顾玉堂的路上,就接到了高皖的电话,上面直接发了话,让他只遵照选角标准来选,不必去管旁的事情,以后真有什么后患,这边包售后。

        有华视出面自然最好,张扬也算放下了心事,陪林依然来到顾玉堂家中,顾玉堂却不在家,只有杨雨婷在练字,临的是北周中期大画家、大书法家从忱的摹本。

        前世日本有位学者曾有“一种风流吾最爱,六朝人物晚唐诗”的诗句,六朝就是魏晋南北朝,其时时局动荡,礼乐崩塌,生命的易逝而导致人们愈发感受到了其宝贵,由此而引发了整个华夏文明历史上都称得上绚烂多彩的文化思潮,诞生了许许多多有趣的人,发生过许多有趣的事,后世所谓「魏晋风度」,被许多人所推崇。

        而此时这位清丽脱俗,却据说注定活不过二十岁的小郡主,临帖时宽袍大袖,皓腕挥毫,墨迹飘逸遒美,似乎能让人瞥见到那个悲怆而又美好的时代的微小一角。

http://www.abcsy.com/{{BookID}}/{{BookDetail.ChapterID}}.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站点:ABC小说网
手表
数据线
手机